服务热线:400-082-5868
当前位置:
  1. 乐税
  2. 税务师
  3. 刘慧艳
  4. 乐税推荐
  5. 正文

王雪红救赎

浏览(31 )   2016-05-27 来源:互联网
已是深夜十一点多,宏达国际电子股份有限公司(HTC Co., 简称:宏达国际)董事长王雪红及其中国区高管团队还在上海博雅酒店那间最大的包房中进行一场漫长难捱的晚餐。   觥筹交错之下,却危机四伏。酒过三巡之后,王雪红宣布了那个已酝酿长达三个月的决定:HTC中国区总裁任伟光离任,原北亚区负责人董俊良接任。   当时正值火日炙人的八月,更多迹象表明动荡仍将继续—糟糕的业绩逼迫她不得不凌厉行事。10月初,王雪红以一种中国式的温和做派宣告回归:工程师出身的HTC首席执行长周永明专注于产品研发,而王本人则负责销售、营销、售后服务等日常工作环节。   这位“全球科技界最有权势的女人”早该重新执掌她一手创办的公司—在过去三年里,王雪红并未将全部精力放到HTC上。2012年,她往返于欧洲、美国、中国之间,醉心于观摩日新月异的新技术,甚至还专门到加州理工大学实验室学习那些短期内并不能商业化的通讯科技。当时,在其看来,公司日常管理已有成熟团队,她所需的仅是奔赴世界各地的科技前沿走马观花,并对未来高瞻远瞩。   王雪红这么做是有理由的。要知道HTC是当时当之无愧的安卓王者,其净利润在2005年至2011年这6年间增长逾4倍。Gartner数据显示,2011年HTC全球市场份额增至9.1%,总销量约4300万部,市值一度超越诺基亚达到约337.9亿美元。这亦被视作Android智能手机打败功能性手机的里程碑事件。   但现在HTC的先发优势已在接踵而至的坏消息中丧失殆尽了。今年第三季度,HTC净亏损29.7亿元新台币(约合1.01亿美元),这是HTC自2002年以来的首次季度净亏损,市值缩水近90%至约38亿美元。尼尔森(Nielsen)数据显示,宏达国际第二季度在美的占有率已降至9.4%,2011年这一数字为20%。中国市场则更糟糕,即使大幅押注也未能助其扭转乾坤—其市场占有率仅约1.7%。甚至连HTC新推的旗舰机型HTC one也并没将公司带出低谷。有消息称,HTC已至少停止四条主生产线中的一条—至少占总产能的五分之一,且计划外包生产工作。   HTC所直面的不仅包括咄咄逼人的苹果和三星,还包括持续发力的国产手机厂商。2012年,华为智能手机销量已超过3200万部,今年第二季度,联想智能手机出货量已达1130万台,小米手机半年则售出700万台。不仅如此,Oppo、魅族、vivo这些“无名小卒”亦对HTC步步紧逼。   王雪红的归来计划似乎酝酿已久,在更早之前,她已重新完成管理层布局。早在今年1月,原HTC首席营销长王景宏下课,新加坡人何永生上任。8月中旬,中国区总裁任伟光离任,王的旧部董俊良掌管中国区业务。在此之后,王雪红才宣布重回一线管理职位。   类似创始人在危亡时刻回归公司重整河山的故事屡见不鲜。最著名莫过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回归苹果的经典桥段,联想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柳传志、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Howard Schultz)亦曾成功地挽救公司于危亡。但其中亦不乏失败者—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于2007年再次担任CEO,奇迹并未重现;安然公司创始人兼前任主席肯内斯·雷(Kenneth Lay)2001年曾回到安然,公司最终却彻底破产。   王雪红显然知道此时的尴尬处境。当人们提及“HTC最近好像在走下坡路”时,王雪红笑了笑,“您真是太客气了。”   较之于临危受命的空降CEO或内部晋升者,亲自担当“白衣骑士”的王雪红显然要承受更大的压力—她是最后一针强心剂,倘若创始人都不能药到病除,谁堪有复兴之力?HTC病入膏肓之时,亦唯有其力挽狂澜。   王雪红出身豪门,其父为台湾“经营之神”、首富王永庆。她并非碌碌无为之辈,台湾俗谚曾如此夸奖她—“生子当如张忠谋,生女当如王雪红”。   在姐姐王雪龄的台湾大众电脑公司工作时,她曾带着保镖在巴塞罗那住过半年,为的是追回被黑 社会所骗的70万美元货款;1988年,王雪红买下威盛后与英特尔血战超过一百场官司,威盛最终得以成功地在英特尔和AMD的夹缝中生存下来。如此传奇的经历曾令媒体蜂拥而至,后者试图挖出豪门恩怨式的故事,这让其颇为苦恼。平日里,王多着黑白相间的正装,如此平时出门以利于无人识出。
  • 法规
  • 解读
  • 文集
  • 案例
  • 问答
  • 百科

推荐税务师